山东金望银杏苗木基地
绿涛苗圃基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银杏文化

白果落处,满地历史和烟雨

发布时间:2017-02-11 8:36:03
白果落处,满地历史和烟雨
  一直觉得,但凡与“古”相关的地方,最好是在雨天去逛,且最好是细雨丝丝。
  古街与细雨,相看两迷离。今日天公倒也作美,如了我的意。
  白果园坐落在芙蓉区化龙池街的对面。在人民西路没有拉通之前,白果园和化龙池是相通的。白果园和化龙池“性格迥异”,前者是沉稳内敛的长者,后者是爱热闹的摇滚青年。这条人民西路,帮着白果园把喧嚣和浮躁“拦”在外头,倒是件好事。
  白果园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园子。白果园全长不过百米,巷宽才4米左右,但古老的麻石路,清水砖墙以及几幢清末民初的名人公馆,却承载着几个世纪历史的风风雨雨。
  穿过写有“白果园”的牌楼,就能看到一座仿古花园,有仿古假山和仿古休闲亭,几颗挺拔的白果树,羞答答地躲在亭子后面。白果树,其实就是我们所熟知的银杏树
  白果树最美的时候是在深秋,金黄的树叶把天空装饰得格外亮丽。秋风吹过,银杏叶纷纷扬扬地从树上飘落下来,宛如无数只金色的蝴蝶在空中漫天飞舞。它的果子自然就是白果了,但一般情况从栽种到结银杏果要二十多年,四十年后才能大量结果,大有“公种而孙得食”的意思,因此又有人把它称作“公孙树”。
  亭子的西侧,保留着晚清时期长沙八大公沟中的第七大公沟。八大公沟古称“御沟”,始建于清雍正年间,为长沙古城8条自东向西通往湘江的排水沟,是长沙市仅存的古地下排水设施遗迹。得益于公沟,当年的白果园可以“雨不湿鞋,水不漫街”。
  亭子的东侧,是一面仿铜历史文化墙。文化墙主要反映《湘江评论》创刊、印刷与长沙和平解放两个重大事件。
  《湘江评论》是“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湖南影响最大的学生刊物之一,毛泽东任主编。此栋房屋为1916年实业家章克恭等创办的湘鄂印刷公司印刷车间旧址。《湘江评论》1919年7月创刊,创刊号当天即告售罄,第二期加印至5000份。9月即遭封禁,仅出版了5期,但对湖南新文化运动产生了重大影响。
  说到长沙和平解放,就不得不提程潜及其住宅了。程潜是国民党元老级人物。1949年8月4日,程潜、陈明仁领衔发出有37名国民党湖南军政要员联名的起义通电,郑重宣布:“加入中共领导之人民民主政权,与人民军队为伍……共同为建立新民主主义之中国而奋斗。”1949年8月5日晚,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三八师在长沙小吴门举行入城仪式,长沙和平解放。
  白果园巷21号、23号,就是程潜在担任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时住过的宅院,也是程潜、陈明仁两位将军与中共代表商谈湖南和平解放相关事宜的主要接头地点之一。
  2015年,程潜公馆改建成湖南和平解放史事陈列展览馆。毛泽东邀请程潜吃饭的请帖、程潜使用多年的茶杯和砚台、1965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的任命书等200多件珍贵物品及文献,其女程瑜都无偿捐献出来,陈列于程潜公馆。
  程潜公馆侧边就是白果园巷。墙壁为青砖白灰墙,瓦为琉璃小青瓦,大门均为仿古石库门。原住民已经很少了,大多是租客。临街还有一些门店,大多以私房菜为主。这些店尽可能保留了原来的结构,装饰也以古朴的中国风为主。
  白果园以前是达官贵人的聚集地,私宅、戏园、游园,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而如今,褪去喧嚣,多了份内敛和沉静,那些朱阁重檐,意境幽古的石板路,以沉静的姿态站立。
  风在无声处悄然而回,湿润的青石板光影流泻,偶有游人依旧在蒙蒙细雨中静静游览,且行且思.[作者:欧阳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