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金望银杏苗木基地
绿涛苗圃基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银杏文化

梁园银杏

发布时间:2016-12-31 12:37:10
多年以来,那棵古老的银杏树一直萦绕在我的梦中。我爷爷当年推着独轮车去归德府卖盐籴麦子的时候,就经常在那棵树下歇息。那棵银杏树,不止一次地出现在他老人家讲述的故事中,一次又一次地让我涌起去看它的冲动。
  直到今年仲夏,我才决定去看它。远远望去,在这样一个坦荡的平原上,在这样一个普通的村庄前面,这棵树如一朵绿色的巨大的蘑菇云冲天而起。尽管是有备而来,但我还是被它那磅礴的气势震憾了。树干笔直,如擎天之柱;树冠茂盛,遮天蔽日,绿叶丛中垂下累累果实。来到跟前,便忍不住想上前亲近,没想到脚下遍布的岩石般的树根拒人于数米之外。那裸露在外的树根如长龙巨蟒,盘踞在地,见首不见尾,见尾不见首,有的首尾皆入地,只剩下拧着身子的一截腰身,牢牢地守护着这一方浓浓的绿荫。
  树后有小庙一座,庙门有石碑,据石碑上的文字介绍,此树为西汉梁园旧物,树龄超过两千年。
  梁园,在中国的文学史上牢牢地占据着一席之地。
  梁园是西汉梁孝王修建的一座名园。梁孝王倚仗与景帝兄弟之亲,窦太后幼子之宠,拒七国乱兵之功,筑梁苑。《史记·梁孝王世家》言“孝王筑东苑,方三百余里。广睢阳城七十里。大治宫室,为复道,自宫连属于平台三十余里。得赐天子旌旗,出从千乘万骑。东西驰猎,拟于天子。出言跸,入言警。招延四方豪桀,自山以东游说之士。莫不毕至,齐人羊胜、公孙诡、邹阳之属。”可见梁园规模宏大,集离宫、亭台、山水、奇花异草、珍禽异兽于其中,是供帝王游幸、出猎、娱乐等的多功能的苑囿。据晋葛洪《西京杂记》载,梁园内“作耀华之宫,筑菟园,园中有百灵山,山有肤寸石,落猿岩,起龙囿,又有雁池,池间有鹤州,凫渚。其诸宫观相连,绵延数十里。奇果异树,瑰禽怪兽毕备”梁园之美,一时无两。
  梁孝王爱才,喜风雅,重金高位招揽天下人才,一时间,“豪俊之士靡集”。许多人甚至辞去朝廷及其他诸侯国的官职到梁园“从梁王游”。这其中最有名气的,当数枚乘、邹阳、庄忌和司马相如。
  枚乘、邹阳、庄忌原为吴王刘濞的门下,力劝吴王不要谋反,吴王不听,他们怕报复,又久慕梁孝王及梁园之名,遂奔梁国。“七国之乱”平定后,汉景帝把枚乘招至朝中,拜为弘农都尉。而枚乘却不愿在朝为官,他怀念梁园中的优游生活,遂托病辞官,仍回梁国做梁孝王的文学侍从。
  遥想梁园当年,梁王日与众名士昼游园,夜饮宴,作曲水流觞之戏,品丝竹管弦之乐,成就一时文坛佳话。
  “三百里梁园”为当时诸多的文化人提供了理想的泼墨骋怀的园地。在这期间,从梁园里涌现出了一大批传世名作。枚乘创作了《七发》《梁王菟园赋》,司马相如在梁苑留下了《子虚赋》等,为汉赋的继承与发展,起到了划时代的作用,成就了作家的生前身后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遍观西汉文坛,梁园作家群可谓是独树一帜,独领风骚。
  九百年之后,梁园虽已成往事,但在盛唐的落日余晖里,又迎来一对“仙圣”组合。李白与杜甫来到这里,两人又在此偶遇了高适,三人结伴同游梁园,唱和酬答,使梁园的声名再次突起于文坛。
  “一朝去京国,十载客梁园”的李白,在梁园留下了诸多动人的篇章。《白头吟》《对雪献从兄虞城宰》《携伎登梁王栖霞山孟氏桃园中》等,诗作吊古祝今,思乡怀友,堪称唐诗经典。在《鸣皋歌送岑征君》一诗中,李白还表达了自己“扫梁园之群英,振大雅之东洛”的雄心壮志。
  “君不见梁王池上月,昔照梁王樽酒中。梁王已去明月在,黄鹂愁醉啼春风。”是啊,梁王不在明月在,梁园不在,而这棵银杏树仍然伴随着汉唐的清风明月倔强地生长于天地之间。在它的身上,天生的是汉赋的骨骼,流淌的是唐诗的血液啊。
  一棵树,却见证了中国文学史上两次重大的盛典,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而中国文学史上的两次重大的盛典,都钟情于此地,却不能说仅仅是偶然。所谓人杰地灵,至此方信。
  千年的银杏树,它肯定记得当年梁王的千乘万骑如风地在它身边呼啸掠过,记得汉赋大家在它身下低吟浅唱,记得李杜诗篇在它的浓荫下雷鸣般爆响……我小心地跨越那盘结曲突的树根,仿佛跨越了千年的云遮雾挡,依靠在银杏树的身上,轻轻地拍着那粗壮而沧桑的树干,好像依然能听到来自历史深处的回响,声声不绝。
  树下,人们尽情享受着这一方荫凉。孩子们安静地在树下写着作业,大人们三三两两坐在树根上谈古论今,累了,就枕着树根小憩。和当地的老者攀谈起来,他告诉我,这银杏树的根,早就伸到了几里之外的河里;这银杏的种子,早就在村庄周围长成了大树。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再一次仰望大树,这浓浓的绿荫,这累累的果实,仿佛是这千年的银杏树再一次地盛装而出。梁园旧地,银杏长青;梁园精神,不绝于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