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金望银杏苗木基地
绿涛苗圃基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银杏文化

门前的银杏树

发布时间:2016-12-15 16:15:15
单位大门前有几株银杏树,与别处并没有什么不同。
  春天发芽,夏天变绿,秋天变黄,冬天落叶,寻常得吸引不了熙熙攘攘人群中一人为之驻足。我自然也很少关注它们。谁会有闲情逸致去观察这些寻常的银杏呢?
  就这样它们站在那里,兀自发芽、长叶、落叶,天暖了又热了又凉了又冷了,我们的交集只有偶尔不经意一瞥。它们又不会讲话,又不会做点异乎寻常的事来吸引眼球,何必浪费宝贵的时间去揣摩它们呢!
  早上上班,蓦然抬头,咦,昨天还顶着一顶绿油油大帽子的银杏树怎么一夜之间就换上了黄灿灿的大衣了呢?忍不住想打趣它们一下。它们倒是不客气。一树一树金黄的银杏深深浅浅藏在初冬起雾的早晨里,也不知道是想赖床还是想捉迷藏,反正藏的深的愿意拿浓雾当棉被,藏浅一点的害羞的戴着薄雾面纱,被不小心逮住的像我面前这棵树,只好举手投降,手上残留着刚刚当作挡箭牌的丝丝雾气。天气才不管平时默默无闻的银杏今天是不是要淘气一把呢,把他们统统赶起来罚站,做雾天里颜色醒目的信号灯。看他们一棵棵规规矩矩站在那里,想开溜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忽然觉得在雾茫茫又冷飕飕的初冬早晨打个喷嚏也是可以原谅的了。于是大踏步向前去上班。快到大门时,回头看看那些被罚站的银杏树是不是还老老实实服服帖帖呆在那里。刚才还一副调皮样的银杏,已经把黄大衣拿去当颜料,和着轻盈又湿润的雾气,层层铺开,晕染成淡墨的水墨画了。
  午饭后,阳光透过单位食堂的玻璃窗钻进屋子里来了,看来雾是早已散了,估计外面的银杏没法子作水墨画了。竟好奇它们现在在干嘛。那么,走出去看看吧。
  金黄的银杏树们蹿入难得的湛蓝色天空里,也不知道是为了映衬天空的蓝还要汲取金黄的阳光,银杏树们一棵棵伸展躯干,笔挺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也好,好仔细看看这些每天遇见又不停错过的银杏树了。每一棵树叶子的颜色都不一样。拿门口的这一棵来说吧,这一棵树的叶子最黄,是晶莹剔透的黄,淡淡的黄叶,伴随微风,轻轻地颤动。它头戴金钗,金光摇曳,葳蕤自生光。纤细束腰上,金黄叶子百褶裙,一层叠一层,婀娜娉婷。清风徐来,娇艳的银杏不堪满头金饰的重负,偶尔脱落几只金钗也是意料之事。旁边的这棵银杏叶子大部分还是墨绿色中间夹着一些褚石色,浓郁而厚重。墨绿而坚硬的叶子还带着夏日骄阳留下来的顽强,褚石色只是气候变化的稍有不适。它就披着这件墨绿带金边的大氅,岿然而立,阳光与寒风,它都照单全收,毫无畏惧。
  平常看起来差不多的银杏树,每一棵,每一张叶子这时看起来都不一样。每一棵都有不一样的美,或灵动,或庄严,或妩媚,或深沉。即便是种在下水道边、长在垃圾箱旁,它们的美也丝毫不减损半分。平时为什么没有发现呢,是了,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天地向来有大美而不言。能处众人之所恶,仍能安于卑下。看车水马龙,万家灯火,能为腹不为目。万籁俱寂,能守静笃,万物并作,能以观复。希言自然。树亦如此,人何如哉?
  作者单位: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