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金望银杏苗木基地
绿涛苗圃基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银杏文化

寻访群楼中的银杏树

发布时间:2016-09-19 10:34:50
2016年8月9日,我乘坐高铁来到浙北重镇湖州市。走出高铁站,迎面是那远处龙溪岸边近300米高的“双子楼”,那是湖州城市丛林中的“双林”。当晚,我就住在这两棵都市树下的宾馆。
此行湖州,我最想去寻访共和国首任林业部长梁希的故居,然而,迎候我的朋友们告知,故居多年前没有得到有效保护,被拆了,我嘘唏长叹,多可惜啊!我顿觉此行的意义一落千丈。知情人又说,故居的那棵银杏树还在,但是他们也没有去过,就在故居原来的位置。我说,我一定要去看与梁希呼吸与共的那棵银杏树。
我先去湖州城南郊的国家森林公园梁希纪念馆。纪念馆里,展出梁希一生的功绩,还有故居和那棵银杏树合二为一的图片。图片是故居与树缺一不可,但是梁希故居却永远不在了。
图中的梁希,站在青山绿水间,手挽礼服拿着礼帽,一副留洋归来者特有的装束,我敬仰他,与他合影,默默地告知他,我正在为他开创的绿色事业摇旗呐喊。
我多想去梁希走出的老宅古树下看看,感受一个生于晚清,经历过民国,新中国第一代知识分子的抱负与情怀。
回湖州城的路上,我老远又看见了那矗立在城市楼群中的两幢高耸入云的大楼。
我想象着那棵遗存的银杏树模样。
来湖州的次日,一大早我就起床了,做好去寻访那棵银杏树的准备。
40多分钟的车程,我来到湖州市南浔区双林镇的文体中心,找到镇文体中心老站长倪先生。
见了面,急不可待的,我就坐着倪老站长的摩托车,来到一条商业街上,一排店铺的一个缺口,爱国路239号门牌,现在是个小旅馆。我们进去,再进去,一排横屋的客厅,后门出去,就找到了我心仪的银杏树。
这里楼房围成的一个天井,一个不足20平方米的天地间,一棵树龄300余年的高大银杏树在其间生活着。
这棵银杏树,树高超越了楼房,不像城里的楼房高过了树木。我仰望四周,我与它对视,我擦去厨室的油烟熏黑的古树树标,我捡起一粒粒被台风吹落的果实……
1883年底,这棵树下,一个婴儿的啼哭,让银杏树沾满了茁壮成长的雨露,满树的绿茵,熏陶了一双幼童的眼睛,他满眼的绿色,他的情怀满满的绿意,他就是共和国的首任林业部长梁希。
双林镇梁希故里回来,入城老远再与湖州城的地标对视,那对大楼,与我来时一样,出现在我的面前。
然而,我背后的那棵银杏树,与我越来越远,与现实中的人们越来越远。
湖州城方圆几十公里都可以看到地标双楼,树比山高,楼比树高。双林,双楼,楼离不开林,林离不开楼,高楼林立,楼需要用林来形容高大众多,林需要楼保持距离。湖州城有现代地标、建筑地标双楼,双林镇有林学家、共和国绿色发展的奠基人梁希部长,还有一位是著名左笔书法家费新我先生,当地的老文化倪先生认为他们是双林的两座人文地标。
一个共和国首任林业部长的出发地,咫尺之间,一棵银杏树300余年花开花落,比山高,比楼高,周身的小楼民宅商铺都在它的枝叶庇护之下,绿茵如盖,果实累累,树根四周撒了一地的果实,给我这个远道而来的绿色追随者一种收获的盛宴,一种前人种树后人遮阴享福的教益。